摘要:

 

      破败院落里的太子塔、法雨寺的和尚墓地、破碎的孝行雕塑、佛顶山上的神僧墓穴,还有法雨寺寺院里的祭坛和观音像。一张张标有“Putoshan”的黑白影像百年前的老照片印入我的眼帘,这些照片的作者是一名德国的摄影师——恩斯特·柏石曼。



太子塔,又称多宝塔,普陀山的镇山三宝之一,我省硕果仅存的元代石塔建筑。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太子塔,和当初恩斯特柏石曼镜头下的太子塔已经有很大不同了。

                                 

                                                                                                                一

          恩斯特·柏石曼(Ernst Boerschmann,1873-1949),德国建筑师、旅行家、摄影师 。1906年的秋冬之交,在中国式的案头,一幅1∶10000000的大清地图在柏石曼眼前缓缓展开,此刻,从直隶省画上一个1开始,他要一直画到43,从北京城开始,跨越当时大清国12个行省的远足才会暂时告一段落。而他上万里、历时3年的具体行程路线是:直隶―山东―山西―陕西―四川―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江苏―浙江。他的拍摄是得到德意志帝国政府提供的为期3年的专项研究基金。在向德意志帝国会议的备忘录里,他介绍了中国建筑以及文化背景鲜明的特点,这一专题研究对于保存人类文化遗产所具有的巨大意义。他在计划中对于照片的拍摄在内的工作步骤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他用3年的时间游历考察了中国的12个省,在他所看到的中国,首先是那些木头的或石质的碑林石础和祠堂庙宇。那时的中国是最后一个王朝江山正摇摇欲坠,而变革的风雷席卷大江南北,而这些古老的建筑却仍然无忧无惧地矗立在那里。

    在柏石曼所计划的拍摄行走路线图上,浙江只挑选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宁波,另外一个就是普陀山。“中国建筑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一种宗教观念。一旦我们知道到这一点,我们就能够理解那些建筑本身。中国人最好的信念也都表现为这种宗教精神。” 柏石曼深知中国建筑与宗教精神的内在联系,因此,他来到浙江,自然不会放过去普陀山的机会。   



前往法雨寺经过的石桥


      1909年那个萧瑟的秋天,晦暗,孤寂,而空气却那么滞重。秋风显露出冬天赤裸的身躯,片片残叶在枝头震颠,在完成了宁波的拍摄任务之后,柏石曼拿着相机一个人乘船前往普陀山,来到这个著名的观音道场。847年,有个叫慧愕的日本高僧从五台山请了一尊观音像,从普陀回日本,但天公不作美,一连数日,阴风怒号,海况不佳,不能成行。僧人醒悟,观音菩萨不愿渡海到日本去,所以就留下来,和岛上老百姓一起建了一座“不肯去观音院”。从此,普陀的佛事日盛,自宋代以后,这里被确定为观音的道场。这一千多年里,普陀山佛事兴盛,寺院建了不少,据传鼎盛时期,这里有3大寺、88庵、128茅蓬,僧侣4000多人。 


     到了普陀山,柏石曼发现,这一个面积仅有12.5平方公里的小岛上的寺庙为其找到了一片相对安全的净土,里面的生活为其的灵魂做一次洗礼。那是离天神最近的地方,柏石曼在自己的心里不断地倾诉,他与那些隐居避世的和尚们共同生活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早上起床吃完饭柏石曼便会穿行于普陀山的各个寺庙,用精确的测绘图对建筑的各个类型加以直观的描述。当他穿行于普陀山风景如画的沙滩边,并不时举起手中的相机,按下快门,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影像,同时掌握了普陀山建筑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并且了解相关的宗教和历史背景,对各种建筑所隐含的宗教和文化意义进行生动的叙述和诠释。在拍摄完成结束后,柏石曼得出一个结论:即“和尚们认为自己是作为平原人民的代表,来跟他们所祈祷的神们进行联系,并且知道自己跟这些神很近”。对于普陀山的景仰,柏石曼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翻看每张老照片,发现几乎所有的标题均记作普陀山法雨寺。法雨寺,俗称后寺,为普陀山第二大寺,创建于明万历年(1580年),原名海潮庵,后改寺。万历三十四年改名护国永寿镇海禅寺。清康熙三十八年,赐“天花法雨”额,改称法雨寺。全寺324间殿宇,依山起势,巧构宏制,前后六重,逐级递升。寺内玉佛殿、九龙殿、御碑殿、九龙壁、二十四孝图浮雕,以及龙凤古柏、千年银杏、构成了法雨寺的独特风格。九龙殿系清乾隆三十八年拆自南京明故宫,现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殿后壁大型海岛观音群像,塑造精致,气势恢宏。寺内的龙风柏、古银杏、连理罗汉送的等珍贵古木,以及二十四孝图、云龙游海天等石刻栏板,都是普陀山独一无二的稀有之物。 

       

1909年法雨寺的精美佛像,文革中被毁



                                                                                                              二

     普陀山是柏石曼的最后一站,在参观了普陀山大大小小的寺庙建筑之后,开始注意到中国建筑特有的“风水”理念,风水绝非愚昧的产物,而是中国人对于所处事物的一种看法。他应该是自然构造的一部分,唯有这样的建筑才能获得持久的生命力,寺院要受到山的庇护和荫盖,寺院中应该生长上百年的柏树或冷杉。

   这种独特的理念促使柏石曼看建筑的视点绝不停留在三角、墨线、应力、结构之类的问题上,而是思忖建筑布局和更高的宇宙精神之间的联系。

     在中国,宗教变成了人的内心的一种感受,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寺院、宝塔和祭坛这样的纪念性建筑中,宗教精神更是充实强烈。“所有纪念的碑式建筑都表达了一种深奥的宗教感……在创造的神话世界里找到了一种宗教感的方式……赋予自然以神生活的那个世界在当今的中国仍然具有活力。”    

     柏石曼亲眼目睹了那些因为变乱留下的残缺的痕迹,带给他的内心一种极大的震撼力,无论时代中不同力量的对立冲突多么剧烈,中国人的整体都不会分裂,都将完整统一地持续下去。当时的中国处在一个极端混乱的状态。存在的事物瞬息万变,文化杰作灰飞烟灭。与此同时,新事物在各地不断地涌现。在柏石曼眼里,那些古朴的建筑不仅仅是一个物,而且是关于时间的场所,是人们生活空间的记忆载体,是不会消亡的。它们的存在,中华民族永远会在它们身上找到自己的记忆。

     对于照片上所反映的景观,和今天我们看到的也已经大相径庭。甚至,有的我们已经根本看不到了。它们,让我们还能看到历史中的普陀山曾经有过的真实面貌。在对普陀山进行实地勘察后,深深触动柏石曼的,并非中国建筑与西方的迥然相异,而是内在精神气质层次。建筑绝非冰冷无情之物,即使在最笨拙的材料中,也蕴含着广阔的精神世界。回到德国后,柏石曼将此行的照片和测绘图加以辑录,辅以自己的文字,写成了六部“中国建筑与宗教文化”系列著作。

    在这部《中国建筑》的序言中,他充满感情地写道:“中国拥有强大的内在实力,它的影响表现在建筑方面也足以长时间地维持,在此与这些艺术品般的建筑及其建筑语言联系最为紧密的,是这个民族拥有的文化的所有方面,外在可视性的以及内在精神性的。只有首先领悟了这文化层面的内外联系,才能真正读懂这些建筑。如何划分以上所提及的内外在联系,需要一种超越单幢建筑功能的眼光。”


                                                                                                                         三

       “中国的建筑和宗教文化”系列丛书是柏石曼的呕心沥血之作。他很早就开始研究中国古建筑所象征的宗教意义,发现中国建筑对于地点的选择,建筑的朝向,中轴线的基准,以及装饰物的图案等各种细节,无不包含了中国古老的传统宗教思想。与此同时,它们也反映出了中国人独特的文化心态。例如天、地、水的三位一体是中国山水画所表现的一个永恒主题,也是古代中国人在建筑设计时所要考虑的三个必要因素。高山、平原、溪流、树林、方位基点、风向和周围环境,等等,都是在建造房屋或城市时所要经过精心分析和考虑的重要方面。由此发展出来了一套完整而独特的“风水”理论和概念。柏石曼深信研究这种貌似迷信的“风水”理论和概念对于理解中国古建筑的文化内涵是具有很大帮助的。 



  《中国的建筑和宗教文化之一:普陀山》(柏林,1911年)是柏石曼回到德国之后所整理出版的第一部有关中国建筑的论著。该书共分七个部分,后者分别介绍了普陀岛的概况,包括这个岛屿的位置和面积,岛上佛教寺院的宗教意义和历史;岛上3座最著名的寺庙——普济寺、法雨寺和佛顶寺;普陀岛上各寺院中的宗教生活;岛上众多坟墓和墓地的碑刻和石刻,以及当地中国人在清明和冬至扫墓的习俗。在作为该书结尾的第七部分里,作者简短地总结了一下普陀岛作为佛教圣地而成为佛教信徒们理想归宿的宗教含义,将它的寺院建筑跟世界上其他民族的建筑奇迹,如埃及的金字塔等,作了一番比较,并且充分肯定了它作为人类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而具有的重大价值。 



            书中以很大的篇幅详细介绍了普陀山上最大的一座寺庙,法雨寺。作者不厌其烦地用57张照片、74幅实测图和速写,以及20多处对于横匾题词和立柱上对联的临摹,对于法雨寺的整个寺庙建筑群落,包括四大天王殿钟楼鼓楼、玉佛殿、九龙殿、御碑亭、大雄宝殿、藏经阁、法堂、禅堂、斋堂、祖堂和方丈达摩祖师殿,以及两侧的客厅和库房,寺庙庭院外花园、池塘、汇海桥、影壁、牌楼、旗杆和石狮,等,均作了详尽的描述。每一个殿堂里各尊菩萨的名称和位置,每一个横匾上的题词、每一根立柱上的对联字样和含义等,在书中都交代得一清二楚。例如大雄宝殿的祭坛上所供奉的如来佛七个化身分别是南无甘露玉如来、南无离怖畏如来、南无广博身如来、南无妙色身如来、南无保胜如来、南无多宝如来和南无阿弥陀如来;大殿的正前部供奉着著名的白衣大士观音菩萨也有许多不同的化身,如送子观音、浮海观音、千手观音、骑鳌观音、慈航观音、莲台观音和千首千臂观音,等等。 

--------------------------------------------------------------------------------

             

                                                                                           后记

    值得一提的是,在半个多世纪以后爆发的文革中,普陀山的15000多尊菩萨全部被砸毁,3座主要寺庙的殿堂也被改造成了军营。虽然这些寺庙和菩萨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已经得以重建和恢复,但是殿堂的内部装饰和菩萨的模样均和以前大不一样,从艺术角度和文物价值上来说可谓是今非昔比。 

   可以说,柏石曼拍摄的中国建筑为西方打开了一扇美丽神秘的东方之窗。由于历史的变迁, 柏石曼的论著已成为后人无法逾越的中国古建筑史领域的里程碑。柏石曼曾站在神圣的普陀岛山顶一个僧人的墓前,吟诵那碑上的字句:“人生如谜语,肉体即虚无。”面对充斥在中国大地上的建筑与内心,柏石曼更需要的是一个追问与冥想。   


评论区
最新评论